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一諾一青山

2021-03-12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03/1117:47:58
來源:新華網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一諾一青山

字體: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

一諾一青山

  新華社北京3月11日電 題:一諾一青山

  新華社記者李勇、王金濤、周文沖

  春風又起,植樹節到來。此時的中華大地上,一抹抹新綠正由南向北鋪陳開來。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每年都參加首都義務植樹活動,多次談到造林綠化的重大意義。“中華民族自古就有愛樹、植樹、護樹的好傳統。眾人拾柴火焰高,眾人植樹樹成林。”“造林綠化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業,要一年接著一年干,一代接著一代干,擼起袖子加油干。”

  今年3月12日是我國新森林法頒布后的第一個植樹節,當我們欣賞美麗春色時,那些堅守平凡崗位造林、護林、興林的“綠色使者”,正像一縷縷春風,悄悄吹綠大地。

  在神木市錦界鎮圪丑溝村,陜西省神木市生態保護建設協會會長張應龍在森林防火瞭望臺上觀察(2020年5月27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追夢

  【鏡頭一:“千年秀林”拔地起】

  這里,是河北雄安新區“千年秀林”。

  油松、欒樹、銀杏、國槐等組成的叢林,生機盎然。

  它們,是一片指向千年大計的年輕森林,也是未來雄安新區的重要生態緩沖區。

  2017年11月13日,“千年秀林”9號地塊栽下第一棵樹。到2020年底,雄安新區總造林面積已達41萬畝,樹木達200多種。

  【“綠色使者”的承諾】“從塞罕壩到雄安,我要復制同樣的奇跡!”

  我是雄安集團生態建設公司的高級業務主管黃雪晨,今年32歲。

  我來自塞罕壩,對森林充滿了感情。2012年,大學林學專業畢業后,我到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千層板林場擔任施工員、技術員,成為第三代塞罕壩人。

  三代塞罕壩人用青春、汗水甚至血肉之軀,在茫茫荒原上造林115萬畝,筑起為京津阻沙涵水的“綠色長城”,成為“生態文明建設范例”。

  2017年4月1日,設立雄安新區的消息傳遍大江南北。懷揣夢想,滿懷激情,我從塞罕壩雄赳赳氣昂昂地轉戰到雄安新區準備大干一場。我想把自己所學的知識和在塞罕壩的工作經歷,全部投入到新區建設中。

  在雄安新區,我參與了10萬畝苗景兼用林、2018年秋季造林、2019年造林等項目。先植綠、后建城,是雄安新區建設的一個新理念。如今在雄安這片熱土上,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

  現在,隨著樹木增多,森林里野雞、野兔、刺猬常見了,就連多年不見的小蜥蜴也回來了。我的青春,有幸見證了“千年秀林”拔地而起。

  塞罕壩50多年持續造林澆灌出萬頃林海,在雄安,我們也要繼續復制這樣的奇跡,實現自我價值。

  【記者手記】塞罕壩位于河北省北部,曾是茫茫荒原。半個多世紀以來,三代塞罕壩林場人建設了百萬畝人工林海,成為守衛京津的重要生態屏障。

  塞罕壩精神受到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高度評價:“全黨全社會要堅持綠色發展理念,弘揚塞罕壩精神,持之以恒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他還強調,要“為子孫后代留下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的優美環境”。

  如今,不少和黃雪晨一樣的年輕造林人,正在塞罕壩精神鼓舞下,追逐著為大地添綠的青春夢想。

  接力

  【鏡頭二:春風吹綠江兩岸】

  這里是重慶市江津區大圓洞林場。

  溪流繞于群山,八方鳥兒說唱。云山霧海,層巒聳翠,溪水叮咚作響,在山的那一邊匯入長江。

  放眼望去,從重慶江津城區沿長江溯流而上70多公里,綿延著大圓洞國有林場近3000公頃的山林。

  【“綠色使者”的承諾】“父親種下樹,我和兒子來守護!”

  我是重慶市江津區大圓洞林場的護林員代小林,今年54歲。

  我是林場長大的孩子,天天看山林,可怎么也看不夠。

  從小我就跟著父親上山玩,他教我認各種樹。他說,給我取名“小林”,就是希望我能看護好這片林子。

  17歲,我接過父親手里的割草刀,在林場上班。

  天一亮就起床,除了吃飯,其他時間都在林子里轉,巡山。

  一個人在山上時,我就跟樹說話:“要好好長高,要快點長大啊!”自己親手種的樹,就像自己孩子一樣。

  林場的人不怎么好找媳婦。談朋友的時候,我就在山上寫情書寄給她,8分錢寄一封,寫了一年多。

  后來生了兒子,他現在也是護林員。他上山護林,我和老伴就幫他帶娃。

  現在,我三歲半的小孫子也喜歡樹。每次他上山,都纏著我帶他鉆林子。他跟在我身后撿樹枝,就像我當年跟著父親一樣。

  【記者手記】在長江上游地區,森林肩負著涵養水土、筑牢生態屏障的重擔。近年來,重慶市對長江重慶段實施系統生態保護與修復,三峽重慶庫區水土流失面積相比1999年減少了近一半。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提升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

  今年,重慶市啟動“兩岸青山·千里林帶”建設,計劃用10年左右時間營造林315萬畝。成千上萬像代小林祖孫三代一樣的護林員,將繼續行走在懸崖邊、密林中,默默守護著這片綠。

  在神木市錦界鎮圪丑溝村,陜西省神木市生態保護建設協會會長張應龍在觀察長柄扁桃果實生長情況(2020年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共生

  【鏡頭三:塞北沙地披綠裝】

  這里是陜西省神木市溝掌村,位于我國四大沙地之一的毛烏素沙地。

  風吹過樟子松林地,一片“簌簌”聲。

  18年前,這里幾乎找不到一棵樹,沙丘連著沙丘,一望無際。

  而今,這片曾由風沙長期“統治”的地盤,已被開出一片片綠洲。

  【“綠色使者”的承諾】“一個坑一個坑地挖,一棵苗一棵苗地種,定要在這風沙統治的地盤開出萬畝綠洲!”

  我是陜西省神木市生態保護建設協會的會長張應龍,今年58歲。

  2003年,我剛開始種樹那會兒,風沙大,推出一條路,一晚上就被沙子全埋了。忙活幾個月,連一棵紫穗槐都沒種活。

  投進去種樹的300多萬元幾乎花完了,可啥效果也沒見著。家里人勸我別干了。可樹種不活,我不甘心。

  我總結,不能自己悶頭干,于是就四處請教專家。一位中科院專家告訴我,在沙地種樹要先保水,種樹成活率才能高。

  我這才上了路。先種沙蒿“固沙保水”,再種紫穗槐“固氮”,保水保肥過后,最后種樟子松,終于種活了。

  現在,我還試種了葡萄、花楸、藍靛果等經濟作物。地里還長出了野蘑菇。我請專家來看了,說是野生牛肝菌、羊肚菌,品質好、量又多,進林子隨手就能摘一大捧。這可是個大產業!

  還有個好消息:沙層有黏性了,這是植物產生的腐殖質對沙地的改造。這里的生態正在一點點地良性發展。

  【記者手記】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這里要加一個‘沙’字。”

  隨著生態修復工程的持續實施,陜西全省1570萬畝沙化土地得到治理。在毛烏素沙地,數百萬畝流動沙地披上綠裝,塞上風景換新顏。

  生態的持續改善,也回饋著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告別了風沙之苦,地里的收獲越來越多,未來的日子更有奔頭。(參與采寫:王曉曈、姜辰蓉、李華、高博、曹國廠)

【糾錯】 【責任編輯:王萌萌 】

2018?無錫市雀來寶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鯤鵬汽配傳媒
首頁 撥號 短信 聯系
在線客服
丝瓜成视频人app下载免费-无限版类似丝瓜视频APP合集-丝瓜视频在线下载下载ios